>> 返回 您當前所在位置:首頁 > 超英精神 > 超英故事 > 正文

真钱捕鱼可提现:我的好姐姐

作者:陳賽美     文章來源:    更新時間:2015-11-04 17:56:23點擊次數:2507次字號:T|T

bet大发888真钱 www.rjcyt.icu 陳超英同志先進事跡報告稿之三

我的好姐姐

陳超英同志的孿生妹妹陳賽美

各位領導,同志們:

我叫陳賽美,陳超英是我姐姐,只比我早出生幾分鐘,像其他的雙胞胎姐妹一樣,這么多年來我們很少長久分離。但是,2011613日那個下著大暴雨的夜晚,姐姐去慰問職工家屬后,就再也沒有回到我們親人身邊……

今年春節,我一個人回到北京。媽媽看到只有我一個人,眼睜睜地盯著門口。滿眼的失落。這個時候的我不忍再看一眼失望的媽媽,更不敢與媽媽的目光對視。媽媽問我:“超英呢?超英為什么又不回家過年?”我只好說:“她上工地了,工地很忙?!背聊艘換岫?,媽媽只好嘆著氣說:“這個傻閨女啊,過年也不知道回家?!?/span>

媽媽的年歲已高,姐姐因公殉職的消息,一直不敢告訴媽媽,想到這些,我只能躲進衛生間,任憑傷心的淚水往下流。我知道,媽媽想姐姐,姐姐生前也在想著媽媽,就在她殉職前的那天上午,給我的電話中,還在關心著媽媽的腰痛病,說要給在北京的妹妹陳紅打電話,讓她帶媽媽去看專家門診。并且囑咐我一定要記得給媽媽買治療腰痛病的藥。

姐姐已經連續6年沒有陪媽媽過年了,她是一個忙起工作來就不顧一切的人。對姐姐沒日沒夜的工作,我曾經問過她圖什么。她回答說:“在我們單位,大家都是這樣干,我沒有什么特別呀?!鋇俏揖踝蓯塹盟詮ぷ髦謝故歉凍齙錳?、太多……

記得2004年的一個晚上,姐姐疲憊地來到我家里,她穿的白襯衣領子上有一大片黃色污漬。進屋后,她就一聲不吭地坐在沙發上,淚珠大顆大顆地滾落下來。我問她發生了什么事,她一個勁兒地說“讓我安靜一下,”。姐姐情緒穩定以后,才把事情的原委告訴了我。

原來,姐姐所在的中建五局土木公司理順勞動關系,100多名被分流出去的員工家屬到單位鬧事。一位大媽越說越激動,端起手中的茶水就潑到了姐姐的臉上。姐姐最后說:“不怪他們,真的不怪他們。我理解他們,他們不是故意的?!?/span>

眼前的姐姐受了委屈還在為別人開脫。我心里忒不是滋味兒,鼻子一酸,淚水不爭氣的流了下來。我說:“你傻??!大哥在北京為你聯系好單位,你不去,非要在這里死扛!”這句話,讓姐姐又來了精氣神。她說:“我在中建五局干了幾十年,不是說走就可以了無牽掛地走的!”

后來,中建五局的日子紅火了,聯系業務、求助安排子女工作的親戚朋友接連不斷地上門找姐姐幫忙,但是她卻有點不近人情。

2006年的一天,一個做建材生意的親戚找到姐夫,希望在姐姐的單位做點業務,姐姐聽后對姐夫說:“我是搞紀檢的,這樣做不合適吧,哪怕他們通過正常渠道去做,別人也會懷疑。那樣我的工作會很難開展?!?/span>

我和姐姐孿生連心,凝結著共同的基因。1978年,父母調回北京后,我們在長沙相依相靠,不管什么事兒,姐倆都有商有量??墑?,幾年前的一件事卻讓我很鬧心。我的兒子大學畢業后,一直在株洲一家商場打工。我希望姐姐為兒子在他們單位安排一份穩定的工作。我當時認為,姐姐是領導,安排一個普通崗位應該不是難事,更何況我兒子是姐姐在長沙唯一的親外甥。但是我很了解姐姐的個性,我去說可能不會有結果,就叫兒子自己跟姐姐提。兒子鼓起勇氣找到姐姐,卻失望地耷拉著腦袋回來了。兒子賭氣地說:“姨媽真不通人情!”后來姐姐對我說:“賽美,按理說我應該幫這個忙,但是你最清楚姐姐的為人,如果我為自己的親人安排了,職工會怎么想呢?”

為這件事情,其實姐姐心里也很難過。她多次含淚說,爸爸回北京前交待她這個做姐姐的要好好照顧我,但是她卻做得不夠。她還說,如今單位風清氣正的環境來之不易,不能因為個人私利影響了風氣??剎還芙憬閽趺此?,我心里始終有一個疙瘩,心想你們單位是大型國有企業,給親外甥安排個工作也不過份吧?

在姐姐的遺體告別儀式上,當我看到為她送別的長長的隊伍、無數的鮮花挽幛、無數人的淚水,聽到一聲聲撕心裂肺的“陳阿姨,您答應過我的,要為我們證婚??!”、“陳姐,你為什么撒手不管我們了?!”……那一刻,我明白了姐姐心里裝著的是她魂牽夢縈的企業、裝著她魚水情深的職工!姐姐是一個站得直、行得正的人!

在我和姐姐的成長經歷中,爸爸的言傳身教一直影響著我們。爸爸是1954年回國工作的中新社高級記者,他對媽媽的愛,溫暖了我們一生。1999年,得知自己患骨癌不久于人世的爸爸留下遺囑,要我們照顧好媽媽。姐姐牢記爸爸的囑托,到北京出差,從不住賓館,再晚都要回到媽媽的家里住。只要一回家,夏天,她就為媽媽痛痛快快洗個澡;冬天,肯定要為媽媽洗腳按摩。

2011年元旦前,是姐姐生前最后一次到北京出差。離開北京那晚,姐姐在為媽媽洗腳的時候,媽媽不經意間發現了姐姐有了不少的白頭發,心疼地說:“閨女啊,你太操勞了,頭發都白了?!苯憬閾ψ潘擔骸巴販琢司涂焱誦萘?。退休后啊,我就可以經常來北京給您洗腳了?!甭杪杷擔骸澳憔筒荒芄嗽┰僮唄??”姐姐歉疚地回答:“媽,不行啊,我還要到工地去,以后有的是時間陪您?!?/span>

姐姐在單位,紀委的事兒、工會的事兒、機關行政后勤的事兒,都是她牽頭處理,特別是節日,她更是在家里一邊忙里忙外、一邊不停的接打電話,單位的年輕人打電話說:“陳姐,您什么時候過來和我們一起過節???”遠在北京的媽媽也打電話希望我們回家,而身邊的公婆親人更不想放棄共享天倫的好時光??山憬忝揮蟹稚硎?,通常是與家人吃頓飯后,又前往施工地看望她割舍不下的一線員工。

平時姐姐沒有太多的時間顧及家里的事兒,但是只要有空,不是為公婆翻曬被褥,就是買菜做飯。在公婆心里,姐姐就好比親閨女。每逢春節,姐姐要親自接公婆到家里住,請一大家子二十幾口人吃年飯,兩桌飯菜她要親自做,別人要搭一把手都不讓。好像只有這樣,才能補償她內心深處的那份虧欠。飯菜端上桌,她總是第一個端起杯子,恭恭敬敬地對公婆說:“爸、媽,二老又操勞了一年,來,我敬二老,祝二老身體健康、笑口???!”這個時候的公婆淚光閃爍,他們知道,一年中,最操勞的是我姐姐,讓他們最心疼、最滿意的也是我姐姐!婆婆經常對街坊鄰居說:“我有這么個好兒媳婦,是我前世修來的福份!”

姐姐和姐夫是在知青時代凝成的感情。姐姐殉職后,中央電視臺“身邊的感動”欄目記者采訪姐夫時,他幾次悲痛的說不出話來。姐夫忘不了他痛風時,姐姐無微不至的照顧;忘不了兒子上學時,姐姐準備好早餐再叫醒兒子……姐姐生前最疼愛兒子寧石中,石中去年考上大學后,我不知道在痛失母親這些日子里,他在學校是怎樣度過的,但是他第一學期的成績名列全系第一。今年2月,姐夫特意帶著石中來到媽媽墓前,把抄得工工整整的成績單念給了媽媽聽。他要以這種方式告慰媽媽,他沒有辜負媽媽!

從小到大我對姐姐都十分的依賴,我倆在一起我什么都不用操心。姐姐對我細致入微地關愛,至今歷歷在目。1987年我懷孕保胎時,姐姐抽空為我做飯洗衣服;我的胃不好,姐姐比她自己有胃病還著急,托人給我買來保胃丹;我有風濕疼的毛病,姐姐聽說田三七可以止疼又不傷胃,就趁到云南出差的時候給我買了田三七并加工成粉末送到我家里?!氳澆憬鬮宜齙囊磺?,還沒有來得及回報,我真希望姐姐的離去只是一場夢…

如今,姐姐永遠地走了,但是姐姐生前對我的點點滴滴無時無刻不在我腦海里面縈繞…我想,如果姐姐在天有靈,一定會聽到我的心聲:親愛的姐姐,我們來生還做孿生姐妹,你還是我的好姐姐!

謝謝大家!

(編輯:陳賽美)
?

湘公網安備 43011102001175號